Best Indie Rock Albums of 2019 – Tower Records Buyer Choice

2020 年 1 月 26 日,第一次造访 Tower Records 涩谷店。虽然爱听音乐,但我毕竟不太懂,在听一张闻所未闻的专辑前竟然会格外关注它的封面,可见我的外行了。这间店共七层对外的铺面里摆满了唱片,我此生从未有过这般经历,如此大量的唱片封面在我眼前刷过,一时产生强烈的不真实感。两天后去新宿 Beams 附近一家二手唱片店 Disc Union,也是一如既往的震撼。

Tower Records 6 楼临近收银台的货架上,摆放着他们选的 2019 独立摇滚 40 张最佳专辑。我站在一旁用 Bear 记了前 20 张的信息,又拍了后 20 张的照片,回来整理如下:

  1. Ghosteen – Nick Cave & The Bad Seeds
  2. The Talkies – Girl Band
  3. The Age of Immunology – Vanishing Twin
  4. This is How Your Smile – Helado Negro
  5. Dogrel – FONTAINES D.C
  6. Two Hands – Big Thief
  7. Schlagenheim – black midi
  8. Norman Fucking Rockwell – Lana Del Rey
  9. The Practice of Love – Jenny Hval
  10. i,i – Bon Iver
  11. Giant Swan – Giant Swan
  12. No Home Record – Kim Gordon
  13. Quite Signs – Jessica Pratt
  14. Ex:Re – Ex:Re
  15. Designer – Aldous Harding
  16. The Center Won’t Hold – Sleater-Kinney
  17. Soft Landing – Sandro Perri
  18. Titanic Rising – Weyes Blood
  19. Enderness – A.A.Bondy
  20. Deceiver – DIIV
  21. Shepherd in a Sheepskin Vest – Bill Callahan
  22. U.F.O.F – Big Thief
  23. Mikal Cronin – Seeker
  24. Raw Honey – Drugdealer
  25. Stars are the Light – Moon Duo
  26. Magdalene – FKA twigs
  27. Dreams are not Enough – Telefon Tel Aviv
  28. Leaving Meanings. – Swans
  29. Bigger than Life – Black Marble
  30. All Mirrors – Angel Olsen
  31. It’s Real – Ex Hex
  32. Morden Mirror – Drab Majesty
  33. Useless Coordinates – Drahla
  34. Cry – Cigarettes After Sex
  35. Heavy Lifter – Hovvdy
  36. Networker – Omni
  37. Home Made Satan – Chastity
  38. I am Easy to Find – The National
  39. Actors – Slow Hollows

其中第 24 张仅有塑封反光的封面,未得任何其他信息,见下图。

可以拿在手里的音乐听起来会不会不一样?我不知道。

那个年代再往后数十几年,就是流播软件和 YouTube 全面接管音乐生活的年代(大约从二零一零开始?)。这里当然有稀缺性消失的问题,人们也大体对其形成了公认的看法,虽然「太容易到手的东西不会珍惜」是一个过于明显的、对我们反思音乐媒介并无帮助的结论。而另一方面,实体性的消失虽然人人感受得到,却至今得不到足够的反思。

为什么?我想问题的关键在于实体性(physicality)并不仅仅指摸得着的黑胶唱片、CD、磁带、开卷式录音带等媒介,而是指围绕在听音乐这件事周围的所有非数字化的经验。更直接地说,人类并不仅仅在听音乐,也是在看音乐。一向如此。

— — 李如一《一天世界》2020.2.6 会员通讯《音乐流播媒体杀死了什么?》

本文我没有想清楚要表达什么,仅仅是个记录。以及附上一个彩蛋:

2020.2.20,WFH 时。

再见,Wunderlist

看到消息得知微软计划关闭它在 2015 年收购的 Wunderllist

技术和商业不断革新,看到这样的消息实在不足为奇。这些年来,从 Google Reader 到 Sparrow 再到 Path,备受喜爱的产品一个个消失。然而历经了这些之后再看到这个消息,我还是忍不住感到一阵唏嘘。

对于许多人而言,待办清单类 App 是他们接触效率类工具的开端,也是他们爱上 App 的契机。我也不例外。

2010 年,德国公司 6Wunderkinder 开发了设计美观、交互优雅的 Web 端任务管理工具 Wunderlist,并在同年 12 月推出了 iOS 版。彼时 David Allen 的《Getting Things Done》在中国互联网圈子里尚有大量拥趸,崇尚提高效率的技术圈对 GTD App 倍加推崇,Wunderlist 这样优秀的 App 在中文互联网媒体中必然地获得了应得的曝光度。

我在自己的 iPod Touch 4 和 iPad 2 上都装了它。之后,我买了主力手机 Google Nexus 4 并使用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Wunderlist 在其上的表现让“在 Android 上做不好 App 是因为 Android 本身差”听上去像是一个可笑的借口。我每天都在用它。现在想来,Wunderlist 可能是我当时打开频率仅次于社交和阅读类软件的 App。2013 年,我给自己买了第一台 iPhone 5s,逐渐将待办事项这一需求转移到了随当时备受争议的 iOS 7 一同推出的内置 Reminder 中。此时,我已经在 Wunderlist 上标记完成了超过 580 个项目。

即便在我并未主要使用 Wunderlist 的时候,我也一直关注着它。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它精美的、恰到好处的拟物设计。我常常会去它的官方博客转转,只为了看他们在新博客里配了什么好看的图。

截至 2015 年 6 月被收购时,Wunderlist 在全球已经拥有超过 1300 万用户。收购的新闻一出,我为他们感到高兴的同时也生出一丝担忧。这样的小工具被微软这样的庞然大物收购,往往意味着它会被整合进一套大系统中,然后泯然众人。

2017 年 4 月,微软发布了自己毫无特色的待办清单工具 Microsoft To-do,同年 7 月我从南京飞去北京面试现在的职位,当时的总编还问我怎么看 Microsoft To-Do,我答“不温不火的半成品”。(与此命运十分相似的是日历工具 Sunrise,在被微软收购之后整合进了 Outlook 中)。

现在微软要关掉它了。

尽管 6Wunderkinder 创始人在 Twitter 上呼吁微软允许他买回 Wunderlist,至少在目前看来,情况并不令人乐观。虽然微软只说准备在 Microsoft To-To 完全拥有了 Wunderlist 全部功能之后才会关掉它,并没有提供具体时间,但这样的宣布基本就判了它死刑了。

现在回头再看 Wunderlist 当时在官方博客上公布这一消息的文章,令人更加唏嘘。

一条持续更新的读书笔记——《二手时间》

即日起在此录下阿列克谢耶维奇《二手时间》读书笔记。中信出版社 2016 年 1 月 1 版 2018 年 10 月 20 刷。吕宁思译。


第 55 页

那里有诗人、画家,我们中间没有英雄,谁都没有足够的勇气成为异见分子,没有勇气为了自己的精神信念坐监狱或者住进疯人院。我们只能在衣袋里伸出中指去表达愤怒。

来自本心

失语状态越来越多。

失语来自不屑说的、不愿说的、不便说的、不敢说的、不让说的…然而最多的,却是懒得说的。「懒得说」是个很圆滑的词,让你避免「麻烦」的同时却又留得些许可怜的清高之感用以遮羞。

近来受好友老卡影响,还有其他一些鸡毛蒜皮的缘故,想试着重新写点工作之外的东西。不管之后在这墙外之地写了什么,读者可能最多的还是我自己。既然叙述没有传播力,交流的意义也就不用提了,仅存碎碎念叨之用。这会不会成为我存在的痕迹?难说。不过没准到时候「故字节堆」听起来也会有点意思。

这就开始吧。

在 WordPress.com 上创建您自己的网站
开始